【香檳】地獄料理

很多時候,做菜不過就只是為了把自己餵飽而已;如果硬要賦予它崇高一點的意義,那大概會是:勉力讓自己營養均衡地活下去吧。

比如說這道⋯⋯呃,玉米濃湯,大概就是這類菜餚的典型:你偶爾吃它,但幾乎不會考慮拿來招待朋友。做法非常簡單也便宜,馬鈴薯切丁加少水煮十分鐘;加入罐頭玉米、蘑菇、事先弄熟的手撕雞胸肉、或是其他任何你想丟入的食物(例如奶油、牛奶、火腿、洋蔥丁、罐頭濃湯…)。死線當頭時,這樣一鍋四鎂的怪湯可以陪伴獨居留學生度過好幾餐。

偶爾出門上課,雪天中拎回半個Subway,正嫌棄其冷清單薄時,沸起一碗剩湯便覺幸運許多。如果仍嫌缺乏蔬菜水果,常備的蘋果與藍莓是最好的朋友——如果你玩過薩爾達傳說,大概可以想像…我在這裏吃的蘋果可能和Link一樣多吧。

另外最近很喜歡的飲料是藍莓可樂!本宅不嗜飲酒,生命中等同於酒精意義的飲料是可樂。每當覺得自己想要放鬆或是小小慶祝一下時,便喝可樂。藍莓是不錯的超市常備水果。但Walmart的廉價藍莓通常偏酸偏硬,單吃略嫌苦澀。加入可樂中後融合可樂的甜味,就會變得異常美味啦!

【香檳】臀腿爆裂鍊成術

感恩節後終於有時間運動了,身體慢慢從殭屍狀態中甦醒的感覺真好。

在北美的健身房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女孩們下半身(臀腿)的鍛鍊痕跡往往明顯於上半身(胸臂)。不負責任的推論是,此處對於女性的審美標準,特別著重於翹臀與健腿。

如果你去過幾次較傳統的健身房,應該很有機會看過這個景象:一群已然練成倒三角身形的男性巨巨們,盤據著健身房的深蹲臥推架。用一種宛若對待仇敵的狠勁,椅子一拉就推上五組十組。吸氣躺下,眼神起火,舉起槓鈴往死裡壓榨著已如氣球般飽脹的胸肌——架上槓片累累猶不滿足,甚或還要更重。再請另一位巨巨從旁幫補,以期力竭再力竭;大還要更大。

而這裡的某些妹子們,似乎就是用類似的精神對待她們的臀腿的!本宅偶去健身房為肉體招招魂,孑然一身叮叮噹噹,就有機會見到幾位簡直體育台裡外國女排隊員般的女子(腿長可能切齊甚或超過本宅的腰帶),在此虐練著下半身——就像男孩偏愛鍛鍊他們的背與胸臂一般。舉凡酒瓶深蹲、壺鈴擺盪、驢子踢腿、負重橋式、負重弓箭步、各式硬舉、甚或是本宅應該跨不上的跳箱跳台⋯⋯其髮色或金或棕;膚色或白或黑;總之女孩們訓練之刻苦;動作之扎實;再兼之高大腿長與下盤健壯的威懾之勢,總讓人有種炫目魔幻之感。微微倒抽一口氣,心中除了WOW之外⋯⋯大概也還是wow的回音裊裊吧。

當然,這樣的觀察也許以偏概全了。如今本宅已年過三十(一…),早已不再懷著壯漢的夢;抑或是幻想著有朝一日可以背框單打,巨臀一頂彈飛三人——能維持運動是件快樂的事,也是一件與生存攸關的勞動。一個學期來,發現大雪地+暖氣房+熬夜念書的生活竟能讓身體急速枯萎(這樣的枯萎包含了消化、睡眠、肌力與抵抗力的多重失調)。因此下學期的新希望就是:在無法散步騎車的雪月裡,一週至少要去健身房運動三次。如果還能去投投籃,或是找個地方揮揮棒那就更好啦。

PS. 圖為UIUC暱稱為ARC的運動中心,設備優良。某同學因為不甚滿意系上的課程,戲謔地說,去ARC運動是他賺回學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