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浪漫愛之後(三):開放的艱難

如果依照親密關係理論來看,人與人之間可以形成多重且深刻的親密關係——也就是說,對比起標準的單偶異性戀,單偶的狀態是可以就此被打破,是嗎?

且讓我們再重複檢視一次親密關係理論:

心靈的親密關係產生自個體間逐步的自我揭露。透過這個漸進的過程,個體間逐步同理彼此的生命處境。當雙方的生命理想相近時,即容易發展出親密感受——這包含了愉悅、信賴與彼此照顧的意願。這段關係的深刻程度,會隨著揭露的反覆實踐,以及不斷累積共同擁有的生命經驗,而逐漸深化。(此段,簡稱「親密關係理論」)。

遺憾的是,在筆者的看法裡,儘管個體應當被允許自由地發展各種親密關係。然而,深層的親密關係依然可能只會是一對一的。簡言之,當親密關係涉及更多以下要素,就有可能逐漸產生親密的資源競逐,而最終形成一種類似單偶異性戀——單偶但多友的模樣。

其一。生命的有限性

首先,親密關係需要反覆地實踐自我揭露以深化。而自我揭露往往需要佔用一定的資源,包含共同相處的時間與空間。在當代生命情境中,同居以及旅行往往是這樣的契機。舉例來說:如果你同時有兩個很要好的朋友A和B,除非任意三取二之間都是高度親密的(在實務上很難形成),否則很難同時三個人同時同居或旅行——你選擇和誰旅行,就是選擇和誰更親密。

其二。共同的計劃

由於生命的有限性,當個體間展開了一段短期或長期的共同計劃,其實都有可能形成親密關係的此長彼消。舉例來說:一段旅行、一段租屋契約、共同收養寵物甚至是養兒育女。即便關係中的個體均不主張封閉性,此段關係都還是會因此得到壓倒性的時間、空間與資源的挹注。也就是說,短中長期生命計劃的邀約與實踐,其實也是親密更深化——但也同時擱置其他關係的轉捩點。

其三。揭露的黑盒子

親密關係理論強調坦承的自我揭露,然而,當與他人構築親密到一定的程度,必然會揭露到部分難以告人的資訊。當揭露的資訊涉及社會污名以及更分歧的認知,諸如:

  • 隱匿的疾病或歷史(例如:HIV帶原)
  • 性偏好
  • 性史(例如:多重性伴侶的歷史)
  • 道德疑慮(例如:法律邊緣的業務行為)

在這樣的揭露裡,雙方無疑地會形成一個資訊的黑盒子,彼此都不將盒內的資訊對第三者再揭露。然而,「持有資訊」並承受該資訊對生命的影響,其實是一個重要的生命情境。儘管維護這樣的黑盒子更像是一個基本的道德分際,然而自我揭露一旦受阻,親密關係也必然因此受到影響。

舉例來說,A患有不願他人得知的疾病,卻鼓起勇氣與B展開自我揭露,並深化了他們的關係。當B陪伴A前往門診(並因疾病觸發了某些人生體悟)後,隔日C偶然問起:「昨天還好嗎?」,B必然要技巧性地說謊或迴避。然而,黑盒子的出現無疑地讓AC無法再溝通人生的新體悟,也逐漸讓AB與AC的關係產生親疏之別。

其四。生命是動態的

生命是動態的,尤其在某些生命階段,或是針對某種型態的人格,生命理想的變動可以是快速的。親密關係仰賴生命精神的靠近,當生命精神逐漸疏遠時,原本的親密也可能因此降溫;另外,生命不斷地動態增生新的經驗並逐步影響生命精神的光譜,這使得持續的自我揭露,也變成養護關係所必須的。

舉例來說,A與B皆為廣義的台灣獨立運動支持者,但A在參與社會運動的過程裡,立場持續地鞏固與明確;而B則在投入職場後,因為與中國業務往來密切,光譜逐漸轉向保守。政治認同的改變也連帶地影響生命的價值觀。在未來的決策裡,彼此的親密也可能逐漸降溫⋯⋯

繞了一大圈,開放式關係的論述由挑戰單偶異性戀中肉體與心靈的「雙重封閉性」展開,上溯至親密關係理論,最後卻回歸至深層親密的此長彼消。這樣的論述看似枉然,連筆者自己都感到失望。對比起單偶異性戀,這樣的開放式關係更像是爭辯早吃的午餐與與晚吃的早餐。如果我們勉力在這樣的論述中,尋找理論上的貢獻,或許還是有幾點是值得討論的。

重點在親密不在封閉性

刻意地追求/膽怯地告敗/狂喜地交往/緩慢地疏離/猶豫地偷窺/絕望地分手,然後發現原來我的王子或公主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渣男或婊子。在如此老套的感情劇本裡,如果我們能撇開關係裡封閉性的束縛,潛心去觀察親密狀態的發展與流動,或許就能找到更好的解釋與行動方針。

在刻意的追求裡,諸如送宵夜、請吃飯、聊通訊軟體、看電影,其實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這樣的過程裡,雙方有沒有藉此發展親密,也就是累積起共同的生命經驗並展開自我揭露。

其次,個體間生命精神之間可能是牴觸的,而生命精神確有其社會階層的結構性存在:一個熱愛游泳衝浪出國旅行的人很可能無法和一個熱衷於室內娛樂的人產生共鳴——不管再怎麼努力,無法親密都是有可能的,這點我們必須坦然接受。

最後,不要總是懷抱著浪漫愛的神諭性,如果一個團體裡有一半的人對某位明星光環的人物有一見鍾情的感受,合理推論那一定更可能是某些資本的力量——如果我們在發展關係時總是想著資本套利,無能也不願發展親密,又怎麼有理由鄙薄他人愛美貪財呢?

而追根究柢,告白到底是什麼?被接受時喜若癲狂;被拒絕則如喪考妣。然而,從親密的角度來看,告白其實是一個與親密無關的舉動。而更像是對彼此人際關係治理的一項政治請求——從今天起,我們將取得彼此人身資源更高的請求權,並向眾人公告,閒人迴避。

交往為何狂喜?也許是性與社會地位,也許是演化為性趨力帶來的愉悅紅利,但那都不是持久的。關係間的親密要如何構築與深化;發生衝突時,雙方要如何坦承溝通並尋求共識;那才是長久深遠的滿足感來源。如果關係裡的某人,為了自己對第三者的好感感到迷惑與焦慮,卻因為封閉性的潛規則而無法與伴侶討論,那麼這無疑是疏離的開始。

當關係中累積越來越多拆不開的盒子,疏離就確實成形了。交往時承諾的天長地久,因為缺乏親密的支撐,而顯得更加乖離。最後,當所謂出軌的惡人現身,則一切又是如此理所當然地可以歸咎於這位渣男或婊子。實際上是,在單偶異性戀裡,我們總是習慣把通則當特例,又把特例當作通則——透過性追求、資本套利與道德束縛形成的關係,若缺乏親密支撐,怎麼可能維持呢?

重點始終在親密,而非關係的封閉性。因為親密關係一但涉及更多前述的四要素(有限性/共同的計畫/揭露的黑盒子/生命動態),其外顯行為就會逐漸趨向「單偶多友」的形式。為了封閉性而爭吵,妨礙親密的流動,才是本末倒置的。

婚姻仍是個體政治的契約、機會與籌碼

要順帶一提的是,在現行主流架構下,婚姻與準婚姻關係仍然是一種個體政治的定型化合作契約,也可以是個體政治的機會與籌碼——如果希望藉此進行人生的政治套利(諸如獲取具備地位、容貌、財富的另一半),則本系列的文章論述皆不重要,而務必要反其道而行:先以親密的型態接近,形成準婚姻或是婚姻關係後,妥善運用關係的封閉性並包裝以浪漫愛的神聖性,再透過被普世肯認的權力進行操作即可。

性猶可行,親密實難

在普遍的語言共識裡,「開放式關係」往往意味著一對情侶卻同時允許對方與第三者發生性關係。然而,在筆者一系列的論述裡,先是揚棄了肉體的封閉性,進而論述親密作為關係中的核心,卻最終肯認了深層親密的此長彼消。

意即,在所謂關係的開放性裡,性猶可行,親密實難。深層的親密很難同時多對多,而更像是此長彼消的——是所謂「開放的艱難」。

還是要不厭其煩地說,深層親密是人生極大的喜悅,但也絕非各種人格型態的標配。有些人期待廣而淺的親密,那麼就外顯行為來看,就會比較符合開放式關係的想像(一對多);有些人期待深入的連結,那麼的確就有可能面臨深層親密的此長彼消,而顯得更像是單偶異性戀的「一偶多友」的模樣——依照筆者的經驗,採行開放式關係的朋友裡,如果不透過深交去得知更多資訊,其實並不會離我們想像中「情侶」的模樣差距太遠。

最後,我們也藉此意識到親密並非恆常,而自有其生滅因果。事猶可為之時,盡可能有意識地坦誠溝通,養護彼此的親密關係,並構築長期共同的人生目標;如果某些因果非我們所能控制,那也能明白這一切終究其來有自——如果有了坦然,或許能因此留下一點祝福,少受撕心裂肺之苦。

是所謂人生雖苦猶歡,雖短猶長。希望如是,絕望如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