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邊界構成了幸福的片段

〈邊界構成了幸福的片段〉

都說人生要能有遠見
而什麼是遠見呢?
也許是一種鷹在山巔的模樣
當地上的人正糾結眼前的蘋果樹
鷹已經擁有了整片丘陵
甚至能遠眺地平線的圓弧

當你在想今天的工作
你的主管正在煩惱這個月的計畫
(美國人正在睡覺)
經理正在想今年的目標
總經理則在規劃數年後的未來
「如果你能擁有遠見,你也能成為他們」

而終於有幸擁有那些後
則又有人主張,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份
當你終於擁有家庭,私家轎車
與教養良好的子女
又有人告訴你長久來看
沒有什麼比健康更重要

如此的遠見如果沒有邊界
你終究會明白這一切都是虛無的
而人的邊界
往往由自身理解與感知能力的有限性
外加一點幸運
以及自負愚昧所構成

且讓我這樣說吧:「邊界構成了幸福的片段」
當你沈浸在一場婚禮的喜悅時
你必要愚昧,或倦於思考
或是今生有幸,得免於親證那不幸的故事
相信那不幸只是喧囂的少數
而幸福屬於沈默的多數

比如在的婚禮上
父親含淚而入戲地
演出交付愛女的戲碼,給予一位俐落男子
外商銀行主管,又或是踏實的工程師
倒帶半年
如果這位男子是個八嘎囧呢?
女孩在與男友過夜出遊前
瘖啞悶吼著:
「人未出嫁身先出閣,羞恥!」
婚禮上騎士般高貴的父親
如今又是怎樣一位善妒專斷的前世情人?
而你說,被鎖在櫃子裡的男孩
櫃子外自詡嚴厲但慈愛的父親
當他們相見
誰的痛不是拳拳到肉,一刀一刀割裂的苦楚?

無窮的飛昇終究只能帶來虛無
邊界構成了幸福的片段
然而我們口口聲聲在意的那些苦難呢?
無論再怎麼假裝,那些受苦的陌生人
終究必須顯得與我們無關
當有人正在絕食,疾呼聲援
我打量窗外的雨天
默默計算一例一休竟讓我多得了四天年假
而對起身感到疲倦

一方面我鄙薄成功學的宣教徒
一方面又如是卑劣地活著
不怎麼高明地,無法不仰賴邊界地活著
「放幾天假並不重要,重點是你能create多少value」
這些話卻無法對我那小學畢業,輕度智能障礙
在勞作中被機器截去手指
只收到2000元紅包的遠房親戚說
那份染血的紅包
禮金甚至還是偶數

邊界構成了人幸福的片段
當我們堅定地呼喊「同性婚姻一步到位」
那些敗德的
也的確會導致多P及性濫交的多元成家
何嘗又不是一個沒有社會共識
違背貞潔傳統
在階段性任務中可割可棄的項目?
如果一個鄙薄婚約的雜交者,HIV檢驗陽性
終於在反鎖的房裡自殺了
我們還會這樣說,悲憤地說
「XXX的血債又多了一筆」
會這樣嗎?

然而,邊界終究會帶來戰爭
因為我們無法不仰賴無知、無感、倦怠、自負
而產生堅定與幸福
無論誰基於什麼樣的原因認同台灣獨立;同性婚姻
對於狂熱的中國主義者;性正統的信徒
彼此終究是個不可原諒的存在
彼有彼的邊界,他者何其不然?
追根究底,人生於世只被賦予了兩種能力
其一是感知苦痛
其二是創造苦痛
然而的然而
邊界仍然構成幸福的片段

有人問我公理與正義的問題
詩末終以虛無作結
那是一尾以正直、謙卑與自省之姿不斷飛昇的鷹
最終必然感受到的反動與絕望
高空裡氧氣稀薄
形成某種後XX主義式的窒息

邊界仍然構成幸福的片段
世界已然生產無可排解的苦痛
就像雙子星大樓的帝國白領
與自殺飛機駕駛
隔著玻璃帷幕與駕駛艙前窗
最後一毫秒的凝望與絕望
死亡是彼此最終的抵抗
在大麻仍被輕賤的浮世
性與愛情,尤其愛情
何嘗不是最終可以合法的迷幻藥?

我願您幸福健康
無論如何我願您幸福健康

註:詩中「有人問我公理與正義的問題」取自詩人楊牧的名作〈有人問我公理與正義的問題〉。詩末「我願您幸福健康」取材自邱妙津〈蒙馬特遺書〉中引用安哲羅浦洛斯的句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