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獅〉之二:夜曲

很抱歉接下來我要談一個也許你不是那麼熟悉的例子——玩過風靡全球的線上遊戲《英雄聯盟》嗎?就像籃球賽一樣,敵我雙方各五人在一個固定的戰場中廝殺著。每個玩家都可以挑選一位具有特殊技能與故事的角色,彼此配合並反制對手。

舉例來說吧,一個名為「索拉卡」,擅長為隊友補血的法師,只要她活著,隊友永遠有源源不絕的血量,不會輕易倒下;也因此「索拉卡」常常成為對手優先擊殺的目標。此時另一隻封號為「暗影刺客」的角色「劫」,總會隱隱匿匿地遊蕩著,在索拉卡落單或是不小心經過埋伏的草叢時,發出「齁呵呵呵」的笑聲瞬間欺身,伴隨著影分身擲出暗影手裡劍,冷酷豪邁地揮砍兩刀後,再瞬間消失在戰爭迷霧裡。聞風趕至的援軍甚或還在千碼之外,眼睜睜看著「索拉卡」遇刺,爆血身亡。

(在《英雄聯盟》的故事中,「劫」是一名行動迅捷,擅長操縱暗影力量的忍者;他年少時為禁忌的力量所誘惑,因此遭到師門放逐。在故事的最後,劫帶著他的爪牙們回到故鄉,親手殺死了當年收養又放逐他的師傅。在遊戲中,他可以在多個影分身裡切換自己實體的存在,使自己難以被攻擊,並在極短的時間內爆出巨量的傷害。最棘手的是,劫的大絕招可以使他瞬間移動至目標身後,殺戮完畢,再瞬間遠離。)

不知有意或無意地,那位在2014年台北江子翠捷運站犯下隨機殺人案,造成四死二十四傷的兇手鄭捷,在被新聞報導「也愛玩英雄聯盟」時,媒體即在新聞中翻攝了「劫」的遊戲畫面。是記者發現了這個諧音與刺客身份的關係,作為一種惡趣味的梗,擅自加進來的嗎?

扯遠了⋯⋯

《鄭捷瘋格鬥電玩,最愛五連殺系統》

「⋯⋯《英雄聯盟》,就是鄭捷最喜歡。第一人稱RPG,角色扮演,遊戲中爆頭,打殺,更設計有其他血腥格鬥遊戲中所沒有的『五連殺系統』。讓嗜血的鄭捷,把電玩場景,變成了他電玩遊戲的模擬⋯⋯殺越多人,積分越高,越快晉級,鄭捷在生活中學習到、遭遇到的挫敗,試圖在電玩遊戲裡,獲得另一種解脫。」

--TVBS News Youtube新聞頻道 2014.5.22(記者旁白)[1]

猶記得鄭捷在江子翠捷運站作案完的那一陣子,一如往常,台灣新聞媒體熱切地尋求著各種關於他犯案動機的蛛絲馬跡;也一如往常地,鄭捷喜歡玩的遊戲英雄聯盟也沒有被忽略。晚上十點的談話節目中,特別來賓們以一種介紹科普豆知識那樣的熱情,對於這款遊戲的規則嘖嘖稱奇著。

其中最令他們津津樂道一點,就是這個遊戲中內建了「五連殺系統」。如果你是一個老練的英雄聯盟玩家,或許會對這個名詞感到有點陌生與遲疑,不過如果在新聞上看到那個畫面,你大概就懂了:那是一個內建的遊戲播音機制,由於英雄聯盟是一個五對五的競賽,如果其中任何一個玩家短時間內成功擊殺了多個對手,遊戲中的播音員(其實是罐頭音效),就會以抑揚頓挫的口音為玩家喝采:

「Double Kill !」(二連殺。語音明亮,首音上揚)
「Triple Kill !」(三連殺。語音明亮,首音爆脆,近似仄聲)
「Quadra Kill」(四連殺。語音平,壓抑又忍不住振奮的樣子)
「Penta Kill」(五連殺。語音更緩,帶有敬畏)

(鄭捷的犯案,真的與這樣的遊戲機制有關嗎?我不知道。我其實一直相信,人能了解的自己其實是很片面而有限的。即使他有朝一日幡然悔悟,舉行一場盛大的認錯大會,坦白吐出自己一切心聲,比如說這樣俗濫的劇情好了:與雙親疏遠的童年;霸凌他的五年級班導;國中時石沈大海的情書(女孩的閨蜜還嘻嘻哈哈地嘲笑著);喜愛閱讀的恐怖小說⋯⋯等,我也不會輕信。)

至於那些錯誤百出、穿鑿附會的新聞與談話節目,對於電玩迷如我來說,則更是連吐槽都懶了。比如說吧,在遊戲的分類上,《英雄聯盟》絕對不會被分類為RPG(角色扮演[2]),而應該是MOBA Game(多人連線競技遊戲[3]),或是乾脆簡稱Dota Game[4];再來,英雄聯盟並沒有所謂的「爆頭」機制,那是FPS(第一人稱射擊[5])遊戲中才有的⋯⋯好的,我看到你已經露出不解、歉疚,甚至是鄙視的神情了⋯⋯沒關係,只要你知道,那真的很蠢就好了。

與朋友一起嬉鬧時,我們也總是開著一些宅宅專屬的玩笑:「不幸中的大幸,鄭捷只拿到Quadra Kill(四連殺),而不是Penta Kill (五連殺)」。在一場遊戲中,由於對手只有五個,也因此,五連殺已經是最極致的成就了。

如果這是一場遊戲,終究是有一個人逃脫了。

鄭捷案後的某日,我母親莫名佇立在我身後,饒富趣味地看我玩著英雄聯盟——平常的此刻,她都習慣直接把我當空氣,或著不時拿一些生活瑣事來叮囑騷擾一番。此時我正操作著我最愛的角色「扭曲樹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施展了「閃現」切入敵陣,接著施展「飛葉遁影」,以樹根纏住了敵方那位一直在隊伍前排跳舞挑釁的弓箭手,並開啟「反噬漩渦」提高防禦力,以抵抗來自對手的一陣憤怒爆打;我快速敲擊著鍵盤喀喀作響,手中滑鼠狂打燈號招呼隊友:「快來人殺了這廢物!」

酣鬥間,我母親似乎開口問了:「鄭捷是不是也玩這個?」

如果你也是電玩迷,你應該能感同身受這樣的情境——戰鬥時外界的訊息是很難進入你腦中的。有時你會在十秒鐘後才做出反應:「啊抱歉你剛說什麼?」因此招來一頓白眼;戰況吃緊時,甚至會胡亂敷衍一些無厘頭的、牛頭不對馬嘴的怪答案:

「我不知道,我又不認識鄭捷。」

回過神時,母親已經離開了。

再聊聊另一個英雄聯盟裡,封號為「永恆夢魘」的角色「夜曲」吧。他是一隻能以超能力操作他人夢魘的妖物,原文名字為Nocturne,和蕭邦的「夜曲」是同一個字;以暗影的材質構成幽靈的形體,無腳漂浮,雙手肘側各裝備了一隻鋒利的大砍刀。

夜曲的大絕招總是能令對手氣得想摔滑鼠——啟動後,夜曲立即在全場中「關燈」,並低沈地呼喊著「D A R K N E S S」:此時所有敵人都會陷入黑暗之中,無法彼此支援。「關燈」後,夜曲能飛行一段非常長的距離,直接抵達敵方某個角色身邊,並以左右勾拳的攻擊姿勢,將那兩把大砍刀往對方身上招呼。每每在敵方下路取得上風,輕浮自滿地想乘勢掩殺時,夜曲的超遠距離入陣總是讓這些只會虐菜的小廢物們收勢不及,在一陣驚惶的竄逃後慘死刀下,大呼中計。

(儘管夜曲只會飛向其中一個人,但由於「關燈」後目不見物的關係,所有敵方都會陷入一種惶惑的虛驚狀態中(慘了,是我⋯⋯),甚或因此放棄了即將到手的戰果,事後再為此扼腕不已。當夜曲的身影消失在叢林中時,有意識的隊員們也總會彼此提醒著:「小心夜曲。」)

除了關燈飛行,夜曲還能將夢魘植入對手腦中。發招時,夜曲身上會射出兩道陰影通向他的獵物——像是牽著韁繩那樣。兩秒內,如果對手沒有想辦法逃離,就會陷入失去控制的恐懼狀態,任人宰割。

除了夢魘,夜曲還會丟下一道黑暗路徑,他在路徑裡的戰鬥力會大幅提升;如果敵人被路徑擊中,那麼接下來的移動也會擴張這段路徑,使得夜曲更加猖狂。

夜曲還能開啟防禦盾,抵消一個試圖反制他的技能。此時夜曲攻速爆發,揮舞砍刀如驟雨狂風。

夜曲的攻擊每數秒就會波及周遭的人⋯⋯

某日我一如往常地搭乘捷運上班,此時台北發生了一場不小的地震(那是我事後才知道的)。疾駛的捷運以一個不緩的力道煞住了車,整節車廂就這樣停止在黑暗的隧道當中。霎時間低頭滑手機的人群通通醒了過來。儘管停車時間是很短的,但嘈雜的人語在這極短的數秒內做了一個非常平滑細膩的漸強,一如戰爭電影中被魚雷打中後的潛水艇那樣,惶惑的人語怯生生地瀰漫了整個空間。

我下意識地抓緊了背包,警覺地看向身邊的人,發現他們也正在看我。

(發生了什麼事?)

儘管車廂的燈是亮,我卻瞬間那樣絕望而篤定地相信,下一秒後,這一切都將陷入黑暗。夜曲正呼嘯疾行,穿過堵車的平面道路;穿過捷運的混凝土隧道;穿過封閉車廂。此時所有人的耳邊都會響起他那渾厚冷酷的嗓音,以及綿長的笑聲:

「DARKNESS⋯⋯⋯⋯HAHAHAHAHA⋯⋯」

註解


  1. https://youtu.be/a7NHzpp-sC0
  2. Role Playing Games
  3. 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
  4. 鬥塔,類似《英雄聯盟》這樣遊戲規則的祖師爺。
  5. First-Person Shooter
  6. 封面圖片取材自《英雄聯盟》官方網站

One thought on “〈舞獅〉之二:夜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