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釣者──記我退伍

當預官的那年是我人生中相當負面的一段日子。儘管對軍中的光怪陸離早有耳聞,但身歷其境仍然不免瞠目結舌。這是個讓人全無熱情與才華施展的所在,只有無止盡的獵奇法則與雄性生物之間的傾軋咆嘯。身陷其中就像是一個臨時演員,既無法抽離情緒,又委時難以入戲。

說穿了很多東西,什麼信仰啊,價值啊都是虛妄的。時間終將被完成,自己選擇而抵達的地方,那才是真的。不同的日子裡,我們還會選擇相信同一個願望嗎?

PS. 這首詩做於2011年退伍,那時回到西子灣防波堤看人垂釣。

〈釣者〉──記我退伍

也許,也許我全部的憤怒
比不上這場
似有目的的垂釣

那支魚竿不斷被拉扯
彎折,成為一個緊繃的問號
以捲線器的精巧,追問魚嘴的痛楚
每每在最關鍵的時刻,扯斷釣線
自裂口發出弦樂的聲音

輪船駛出港口,鷗鳥飛入黃昏
汽笛遠鳴,以丹田之力
那是盛夏之末的最後一次,發聲練習
思索許久還是決定
不同的日子
要許下同一個願望

那位釣者喃喃低語
收回空的釣桶
「時間已經完成
任務圓滿,遺憾全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